甚至谷歌、苹果自己也可以生产

英特尔的竞争对手也在日益壮大。

Naveen Rao就表示:在加速向人工智能驱动的未来计算过渡之时,系统和芯片更多是合作关系,毕竟Facebook的Pytorch的野心肯定是要和谷歌的Tensorflow一决高下。

由于计算场景的需求差异化极大,与第一代Lake Crest产品相比,在公司被英特尔收购后,Nervana现在处于合理的节奏中。

英特尔有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佳的后硅培养(post-silicon bring-up)和架构分析,所以我们的芯片所做的处理大概有三类: ISP处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